访谈频道

  • 	
“作家说”系列|雪莲:当意大利汉学家遇见龙8文学




雪莲在面对文化差异的时候,具有一位人类学家的品质,和视野,和情怀。她作为一位外国作家,对龙8历史文化的尊重与记录,令人惊讶和感动。正如她的名字一般,雪莲依托着龙8云南地区的土壤生长,克服了一切艰难险阻,坚忍美丽,绚烂盛开,它的芬芳洋溢在中意文学交流的路上
……[详细] “作家说”系列|雪莲:当意大利汉学家遇见龙8文学

    雪莲在面对文化差异的时候,具有一位人类学家的品质,和视野,和情怀。她作为一位外国作家,对龙8历史文化的尊重与记录,令人惊讶和感动。正如她的名字一般,雪莲依托着龙8云南地区的土壤生长,克服了一切艰难险阻,坚忍美丽,绚烂盛开,它的芬芳洋溢在中意文学交流的路上 ……[详细]

  • 	
迈克尔·夏邦 文学真正的危机,在于自我类型设限


《月光狂想曲》,迈克尔·夏邦最新的小说,表现一个犹太人二战后在美国的生存境遇,“外公的故事”,看似“家史”,实则隐喻一代犹太裔美国人的历史。夏邦在新小说里继续他“跨类型”的风格,这是一部“回忆录”式的小说,虚构嵌在非虚构中,“我的外公”在生命最后一周倾诉着他的人生,二战阴影挥之不去,太空竞赛从狂热到落寞,“月光”的意象宛若忧郁的叙事面纱
……[详细] 迈克尔·夏邦 文学真正的危机,在于自我类型设限

    《月光狂想曲》,迈克尔·夏邦最新的小说,表现一个犹太人二战后在美国的生存境遇,“外公的故事”,看似“家史”,实则隐喻一代犹太裔美国人的历史。夏邦在新小说里继续他“跨类型”的风格,这是一部“回忆录”式的小说,虚构嵌在非虚构中,“我的外公”在生命最后一周倾诉着他的人生,二战阴影挥之不去,太空竞赛从狂热到落寞,“月光”的意象宛若忧郁的叙事面纱 ……[详细]

陈彦:我希望写出文化传承和发展的根脉
编剧陈彦是戏剧界战功赫赫的一员“老将” ,他创作了《迟开的玫瑰》 《大树西迁》 《西京故事》等数十部戏剧作品,三次获“曹禺戏剧文学奖”“文华编剧奖” ,作品三度入围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“十大精品剧目” 。从剧坛转战文坛,“新人”陈彦一亮相就收获碰头彩,长篇小说《西京故事》 《装台》大受好评,尤其是《装台》名列龙8小说学会“2015年度龙8小说排行榜”长篇小说榜首……
敬文东:用漂亮的语言书写学术
我写诗的经历有助于我的学者身份,因为它给学者的我提供了学者语言方式之外的语言方式。语言即看见,即听到。维特根斯坦说,一个人的语言边界就是其世界的边界。有另一种语言方式帮助我,我也许可以听见和看见更多,能到达更远的边界……
【本网原创】马原:童话是另一种形式的先锋小说
已经66岁的马原曾经历过一场生死之疾,痊愈后又有了可爱的小儿子马格,人生的大悲与大喜都刺激着马原重新燃起创作的激情。只是,这一次,他选择了童话,一个他未曾尝试过的新领域。南糯山旖旎的风光、漫山遍野的小动物,还有他的小儿子,正是引导他的“天使”和契机。马原不止一次地说, “我的家具备童话需要的所有元素,住在这样‘神仙’的地方,不写写童话岂不可惜 ……
苗雨时:新诗百年,确实像一个人,现正“趋于成熟”
新诗百年,从初创、创格、展拓,到转型、回归,确实像一个人,由童年而少年,而青年,而中年,走过了往返冲折的正——反——合的历程。现正“趋于成熟”。这是留有余地的。因为有世界影响的大师级的诗人还太少。 关于新诗的评价标准,讨论、争论是必要的,也是有益的。因为标准有时代性和具体性。但从诗歌共时性考察,我认为标准应分三个梯次:好诗、重要的诗和伟大的诗……
网络文学20年:进入“品质为王”新时代
主流化是今天网络文学的新常态。3.78亿网文读者,600余万网文作者,每天新诞生1.5亿字等的数量级,以及它在新文艺发展方向、文化产业支柱等方面所体现的重要分量,使它在党和政府关心治理下,最终在20年中铸就了从边缘草根到主流中心的时代角色位移。也因此,今天网络文学的精品化诉求、现实题材增量、作家主体塑造和责任感、使命感,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起来 ……
贾平凹:我是不主张给别人开书单的
贾平凹也把写作当作一次修行,在新书的后记中写道:“漫长的写作从来都是一种修行和觉悟的过程。”采访中他则说道:“在外人看来很孤独,很辛苦,其实在自己看来很快乐。这种快乐跟吃好的、穿好的是不一样的,它可以发现一个人是否纯粹,是一个自我排毒的过程,很多说不清的感受都能够在写作中体会到……
张惠雯:好小说必然对这个世界怀有善意
我现在的生活状态是全职的家庭主妇和母亲,可能一两个月还不能写一个字。孩子的婴幼儿时间就这么几年,所以当好母亲是我目前的生活之重。但写作仍然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东西,就像我在《在南方》小说集后序里写的,它赋予我的生命意义。福楼拜曾说:“写作是一种生活方式。谁把这个美好而耗费精力的才能掌握到手,他就不是为了生活而写作,而是为了写作而生活。”我完全能理解这种不可理喻……
天地人间大课堂 文坛异质赵本夫
年轻作家都用电脑写作,他们已经运用自如。但我还是建议,不要丢了手写的传统。这是几千年的书写传统,过分依赖电脑,会把汉字都忘了。而且书写有一种乐趣,同样的字,每个人写得都不一样。再者,用手写作,会让自己的节奏慢下来,心态平静,也许更容易把作品写好 ……

热门点击排行

理论·评论

新作品

文史

吴组缃:不倦的爬山人
吴组缃:不倦的爬山人



著名学者、文学家吴组缃先生离开我们24年了,今年4月5日又是他诞辰110周年纪念日,我特别想念我的这位北大恩师……[详细]